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人结绳以记事,我用文字记流年。

 
 
 

日志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2013-04-08 00:54:57|  分类: 雨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岸风舟山行之“桃花岛”(二)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文/如烟
 

    刚入桃花峪,就已看到景区主入口大门上方的“桃花寨”三个金庸先生亲笔所题的大字。一直认为,有些女人,之所以会一如娇艳的花,就是因为有知音始终呵护着,一如初见的刹那,比如林徽因。如若桃花岛是个优雅知性走过风雨的女子,那么金庸先生便是她的知音。知音者,置地有音,此音天上人间,一曲经年啊!
 
    正如提起林徽因,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金岳霖一样。在桃花岛,不管你愿意与否,你都会想起金庸,无论你是否有金庸情结。

    步入桃花寨,路过药师精舍、靖哥居、蓉儿茶庄,看着那杏黄旗、红灯笼,老夫子第一个发话了,“我来找黄蓉”。站在有着金庸先生落款的题着“桃花岛”三个大字的巨石面前,鱼儿也忘情了,“我或者会遇到靖哥哥”。即便是玩笑话,也能看出都是极为浪漫之人。虽然我此行也是带着金庸情结奔桃花岛而来,但我只笑不语没有附和他俩。因为,金庸笔下的桃花岛上令我神往的不是黄蓉,也不是郭靖, 而是“东邪"。
 
    确实,郭靖在道德上完美无缺、在行为上无可挑剔。但总觉得这样高大光辉的形象只适合作为一个楷模远远欣赏,而且他终究是太过木讷,除武功一流外别无所长,这样的人与之相处的话未免少了点情趣。精灵古怪的俏黄蓉之所以迷倒众人,虽说也有得益于母亲遗传的美丽,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的聪慧过人。
    比如黄蓉引用父亲平时的游戏之作“风摆棕榈,千手佛摇折叠扇;霜凋荷叶,独角鬼戴逍遥巾”,“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以对子智败了朱子柳。
    比如黄蓉为裘千仞的“铁掌”所伤后和郭靖二人寻访“南帝”一灯大师以望得其治疗在黑沼之中遇上瑛姑时,黄蓉因为自幼受父亲教导,颇精历数之术,见到地上符字,知道是些术数中的难题,那是算经中的“天元之术”,征服了瑛姑并得她指引找到一灯大师隐居之处时自己说:“我爹爹经营桃花岛,五行生克之变,何等精奥?这九宫之法是桃花岛阵图的根基,岂有不知之理?”
    比如黄蓉用羊羔坐臀、小猪耳朵、小牛腰子、獐腿肉加兔肉揉在一起烹制的的让曾在皇宫御厨梁上偷栖两个月尝遍天下鲜的洪七公赞不绝口的“玉笛谁家听落梅”,还有后来七公受难于荒岛死期临近仍念念不忘的“鸳鸯五珍烩”……
    黄蓉只学得黄药师一二成本事,比起一干江湖中人,已是如鹤立鸡群,这就要归功于黄药师的调教有方了。能调教出这么一个女儿的黄药师自然是一个全才,通才。就像曲灵风在侧面描绘黄药师时说得那样:“资质寻常之人,当然是这样,可是天下尽有聪明绝顶之人,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只不过你们见不着罢了。” 
 
    走在射雕影视城里,仿佛沉湎于千年前的光阴之中。黄药师山庄、牛家村、东邪船埠、归云庄、八卦书屋、黄蓉房、冯蘅墓、临安街、京城广场、南帝庙、清音洞、大佛岩、听雨居,这些用来怀旧冥想的背景让我的思维陷入超越时空的迷乱。我甚至分不清,眼前的一幕幕景象,到底是蒙太奇的感觉,还是我不小心误入了流年?

    临安街上, 一位相貌清俊,风仪潇洒若神仙的男子捉箫在手,轻轻地吹奏着。那样清,那样冷,那样逸。迎面走来一位美貌可人的女子,满面含春,色若桃花,他叫她阿蘅。就是这一见钟情,演绎了一段传奇。

    黄药师庄里,红楼画阁,结构奇巧处尽显主人精于奇门五行之术,卧室内他用心画就的亡妻之像形神兼俱,尽显画功。真个是睡里销魂无说处,觉来惆怅销魂误。对亡妻的无尽相思已无处可诉,只好借音乐来排遣,望不尽烟水茫茫,写不尽心结千千,欲寄此情,唯碧箫一横。
    于是,试剑亭里,形相清瘦的他练就了“碧海潮生曲”。远处,海岸潮起潮落,潮声此起彼伏。亭上的对联"桃花影里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映着他一袭青衣长衫。年复一年,青衫依旧,萧索依旧。
    清音洞里,头戴方巾,面具遮脸的他掌劈处落英缤纷,指拂到春兰弄影,弹指间群雄束手,按箫时鬼神皆惊。
    冯蘅墓里,陪葬书画古玩,珠宝玉器无数。十几年中,他夜夜在墓旁吹箫相伴,痴心守候着妻子,不肯也不忍让妻子孤单寂寞。当日《九阴真经》被黑风双煞偷了去,黄夫人为了安慰丈夫想把经文再默写出来,苦思几天几夜写下七八千字,终于心智耗竭,到了油尽灯枯之境,在产下黄蓉后与世长辞。黄药师悲痛欲绝,当时一意便要以死相殉。他自知武功深湛,上吊服毒,一时都不得便死,死了之后,尸身又不免受岛上哑仆糟蹋,于是去大陆捕拿造船巧匠,打造了一艘花船。这船的龙骨和寻常船只无异,但船底木材却并非用铁钉钉结,而是以生胶绳索胶缠在一起,泊在港中之时固是一艘极为华丽的花船,但如驶入大海,给浪涛一打,必致沉没。他本拟将妻子遗体放入船中,驾船出海,当波涌舟碎之际,按玉箫吹起《碧海潮生曲》,与妻子一齐葬身万丈洪涛之中,如此潇洒倜傥以终此一生,方不辱没了当世武学大宗匠的身分,但每次临到出海,总是既不忍携女同行,又不忍将她抛下不顾,终于造了墓室,先将妻子的棺木厝下。这艘船却是每年油漆,历时常新。要待女儿长大,有了妥善归宿,再行此事。
 
    怎一个“情”字了得啊?如此才情如此深情如此痴情者,试问天下还有第二人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苏东坡悼念亡妻王弗的《江城子》感人吧,但王弗病逝三年后,他就娶了王弗的堂妹闰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悼念亡妻韦丛的《离思》感人吧,可是当韦丛去世后不久,《离思》还墨迹未干时他就娶了河东才女裴柔之。
 
    只有黄药师,只想着一人一舟一箫与阿衡的亡魂海天常伴。《江城子》也好,《离思》也好,可在黄药师那艘“每年油漆,历时常新” 的花船面前,在那数十年不曾动摇的以死相殉的决绝面前,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其实真正遗传了黄药师的性格才情甚至命运的不是他的女儿黄蓉,而是他那长得比黄蓉更像阿蘅的外孙女,江湖人称“小东邪”的郭襄。
   “一见杨过误终身”,到底是缘还是劫?只能说雨入花心自成甘苦,个中滋味,唯有郭襄自知了。那一夜风陵渡的白雪皑皑,那一刹的铭心刻骨、她用一生来守护了。生日宴上的一场烟花,开尽了她一生的笑靥年华。以郭襄遍识天下英雄的经历,她结识的男子其实都不比杨过逊色,比如何足道。何足道弹的那曲《百鸟朝凤》,华彩热烈、仪态万方,不仅暗含自得之心,更是真情流露。而冰雪聪明的郭襄大大方方还他一曲《考磐》也是悠然自得、放达高远。何足道后来又把《考磐》和《蒹葭》合为一曲,不仅别出心裁,更有缠绵之意。但郭襄终究还是出家为尼,终生不嫁。她创立了峨眉派武功,却给她的衣钵弟子,峨眉的第二代祖师取名“风凌”,想来还是为了纪念她和杨过的风凌夜话。不得不说,这“小东邪”颇有“老东邪”之风……
 
    走出射雕影视城,再回头看一眼大佛岩,它正与散花峰叠映着,犹如一尊仰卧的大佛,在局外看着众生沉沦,不动声色。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