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人结绳以记事,我用文字记流年。

 
 
 

日志

 
 

走过甪直  

2013-11-02 20:50:56|  分类: 雨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甪直
文/如烟
 
 
    “万盛米行的河埠头,横七竖八停泊着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船里装载的是新米,把船身压得很低。齐船舷的菜叶和垃圾给白腻的泡沫包围着,一漾一漾地,填没了这船和那船之间的空隙。河埠上去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街道。万盛米行就在街道的那一边。朝晨的太阳光从破了的明瓦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者的几顶旧毡帽上……”

     从叶圣陶先生的《多收了三五斗》中,我知道了有个万盛米行,知道了万盛米行所在的小镇----甪直。站在悬挂着“万盛米行”金字招牌的屋檐下,看着店铺内用来粜米的柜台,依稀柜台前有几顶晃动的旧毡帽……
    穿过店铺后的院子,看到“耒耜堂”三字,堂内陈列着江南旧式稻作农具和加工谷米的器具。叶老笔下的旧毡帽朋友就是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的用这些器具憧憬着自己的生活吧?“洋肥皂用完了,须得买十块八块回去。洋火也要带几匣。洋油向挑着担子到村里去的小贩买,十个铜板只有这么一小瓢,太吃亏了;如果几家人家合买一听分来用,就便宜得多。陈列在橱窗里的花花绿绿的洋布听说只要八分半一尺,女人早已眼红了好久,自己几尺,阿大几尺,阿二几尺,都有了预算。还有一面蛋圆的洋镜,一方雪白的毛巾,或者一顶结得很好看的绒线的小囝帽……”
 
    虽已从叶圣陶纪念馆出来,却还沉浸在他的作品中。或许,是因为甪直有太多叶老留下的痕迹吧。他在甪直期间所进行的教育改革实践、文学创作已让他和甪直有着无法分割的联系。叶老称甪直为自己的第二故乡,无疑他是深爱着这片土地的。我想,这不仅是因为甪直厚重的历史文化,淳朴的民风吸引了他,也因为叶老那份随遇而安的旷达。
    若说这走到哪都能发现自己的桃花源的旷达,倒是和苏东坡有几分神似。苏学士被贬岭南时,跋涉千里从权力的胜地来到那偏僻失意的窘迫地,但他却马上爱上了那里淳朴的人们,清朗的生活。朝廷看到他在流放之地“父老喜云集,箪壶无空携,三日饮不散,杀尽西村鸡。”的高兴劲,不乐意了。偏不让他遂了“以彼无限景,寓此有限年”的终老此地的心愿,又把他贬到更偏远的海南岛。可旷达的苏东坡又把那天涯海角的断途当成了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天下。“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这样一种精神,度已亦度人!
    这份“地偏心远似陶潜”的旷逸豁达 ,不只苏学士,不只叶老,还有隐居在白莲寺的陆龟蒙。不然怎么会新秋月夕,客有自远相寻时,陆龟蒙就欢喜的“惊闻远客访良夜,扶病起坐纶巾攲。”,连病也没心思生了呢?
   
    叶圣陶纪念馆旁边的保圣寺内的“斗鸭池”和“清风亭”就是晚唐诗人陆龟蒙先生留下的遗迹了。这“清风亭”自然是称颂甫里先生“清风亮节”的高雅人品,那“斗鸭池”却让我心生迷惑。
     最早知道“斗鸭”两字是在《西京杂记》,说是西汉初期的鲁恭王刘馀除了好斗鸡、斗鹅、斗雁外,还醉心于斗鸭,他为了供养这些动物,每年糜费谷物竟达二千石。后来在晏几道的小令中也有读到过“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知道是他在追忆自己在汴京的疏狂放浪的日子里和歌姬“云”在一起“斗鸭池南”“酒阑纨扇”题诗时的缱绻情景,那时小晏的父亲晏殊正在汴京城里为官。于是,印象中“斗鸭”就是有钱有闲的公子哥儿才玩的玩意儿。至于陆龟蒙,不是说他一身清贫、生活艰朴、常与农民一起耕种田地,并最先发明了农民翻土耕地的牛犁吗?怎么他也玩“斗鸭”呢?不懂不懂了。
    宋人钱希白的《南部新书》中也曾有提到说陆龟蒙养的一只善斗的鸭子被一位驿使用弹丸杀死了,然后陆龟蒙就吓唬驿使说,这是正准备进贡的会学人语的鸭子,并当即写了个奏本,指责驿使无故杀了贡物。驿使害怕起来,掏出随身携带的全部钱两交给陆龟蒙,想以此封他的口。陆龟蒙于是点火烧了奏章,用酒食款待驿使。席上驿使始知上当,愤而就走,陆龟蒙急忙叫住他,把钱两还给他,并解释说是在开玩笑。
    静静地站在陆龟蒙祠,却终究是无法把坐在秋夕里叹着“浓霜打叶落地声,南溪石泉细泠泠。洞宫寂寞人不去,坐见月生云母屏。”的陆龟蒙和游戏人间的甫里先生等同起来。坐见月生云母屏,何等的沉静!那么,沉静如他,斗鸭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保圣寺前面是一条商业街,悠长的小弄两边,黛瓦白墙 宽梁翘脊的木舍错落有致,桥街相连,不时还能见到着一袭蓝色碎花布的唱着小曲的船娘,真正是小桥流水人家。但不知为何,我却始终做不到气定神闲地去感受这些从春秋到清代以来保存下来的古迹所带来的古朴宁静,做不到在涓涓细流里看浮云古今。停下来坐在桥墩上歇歇脚,摆弄着相机的我终于找到了原因。虽说不擅摄影,但再不会取景的我也知道,拍出的照片应该有画家画出的山水画的味道才好,清丽的景致中点缀着两三人足矣。可镜头画面里,每一处都跟清明上河图似的,尽是熙熙攘攘 乱乱哄哄的人群。
     视线越过人群定格在了那些银杏树上,突然就羡慕起了这些银杏树,这些不知经历了多少年沧桑的古银杏,不管在哪里,它们都能与周围的人和物构成一副优美和谐的画面。它们潇洒地站在时间之外,站在拥挤的游人之外,静谧,超然!我竟生出了一个愿望,化成一棵银杏树,就这样站在这里,着轻风细雨,品悠悠岁月,在从容的光阴里忘却尘世纷繁……
   
    从桥墩上站起来时,正好看到小小子拿着一根绕啊绕的麦牙糖边走边吃,叹了口气,迎上去牵了他胖嘟嘟的小手继续前行。原来,于我而言,化成一棵树也已经是奢望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