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人结绳以记事,我用文字记流年。

 
 
 

日志

 
 

情人节漫谈  

2012-02-13 22:42:31|  分类: 雨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人节漫谈
 
                               文/如烟

    又逢西方的情人节,曾经在情人节卖过玫瑰花也收过玫瑰花。前者是为生计借机搂钱,后者是为赶时髦追“潮”,也许是因为有过在情人节捣卖玫瑰花的经历吧,所以每每在后来的情人节里收到玫瑰花的时候,我好像不再有那种浪漫幸福的感觉,入眼第一个念头就是:它是什么品种,价值多少?花期几天?唉,穷人家出来的孩子的悲哀!虽然情人节对我来貌似不算陌生,但其实我几十年如一日的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巴巴地去纪念一个罗马圣教徒瓦伦丁遇难的日子(2月14日)呢?纪念这个所谓的情人节对我们这样一个有着五千年文化的泱泱大国来说有什么意义呢?翻开我们那些墨香犹存的故纸堆,值得我们纪念的历史人物多如牛毛!

    对于如今现实到在玫瑰花和白菜二选一的情况下愿意选择白菜为家里的餐桌上多添一盘菜而放弃玫瑰花的我来说,与其去追“潮”,去发音不准的念叨着那什么Valentine,不如细读深味两篇《小山词》。小晏的词工于言情,绘尽了红尘男女缠绵悱恻的相思情结,即使在如今不缺浪漫,不缺蜜语甜言的后爱情时代读来,依然让人心动。而且小晏词多用直笔朴语,不加掩饰,读之琅琅上口,比起当今许多晦涩难懂的所谓现代诗歌,小晏的词可以说是明白晓畅,浅语深情,读者很容易就被他洋溢在词外的情意深长所打动。

    随意翻阅,发现小晏的词中出现“西楼”二字的频率较高。比如《蝶恋花》中的“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比如《满庭芳》中的“南苑吹花,西楼题叶,故园欢事重重。”、比如《采桑子》中的“别来长记西楼事,结遍兰襟。”、比如《鹧鸪天》中的“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比如《少年游》中的“西楼别后,风高露冷,无奈月分明。”。。。。。。

    嘿,入眼处页页皆西楼呢,于是合上书,发挥我的发呆专长出起神来。好像这“西楼”对于小晏比如今这“Valentine”对于热衷过情人节的年轻人更有特殊意义呢?好像在这西楼之上曾经发生过让小晏魂牵梦萦,足以回味一生的浪漫故事呢。好像。。。。。。

    从《周易》可知,西方为兑卦,兑为少女,所以,古人常按风水的原理,习惯将年轻女性安排住在西楼,古诗词中西楼通常是指女子,大多是指少女或者侍妾的居所。如《西厢记·长亭送别》中莺莺在张生走后“到晚来闷把西楼倚,见了些夕阳古道,衰柳长堤。”、如李清照《一剪梅》中的“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不过也在一些诗词中看到“西楼”慢慢演变成送别之处或者伤心地或者曾经聚会之所,这应该就是词意的衍生吧。比如许浑《谢亭送别》中的“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比如周紫芝《鹧鸪天》中的“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至于小晏词中的“西楼”,应该是指他年少时在汴京的聚会之所吧。
 
    我们知道,晏殊少年时即以神童被召试入京,后来在汴京城里作了几十年的高官。小晏身为晏殊的幼子,出生地是否在汴京不得而知,但他的青少年时代居住的地方,应该就是在汴京。在他的词中也留下了很多自己在汴京的疏狂放浪的日子里和好友陈君龙、沈廉叔等诗朋酒友,和莲、鸿、蘋、云等歌儿舞女在西楼欢宴时留下的印迹。比如他写在《鹧鸪天》中的“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


    这西楼之所以成为小晏一生中难以忘怀之地,应该是和那楼中人有关吧。在这西方的情人节,为了应景,我们继续来讨论风花雪月,继续来八卦一下我们东方的情圣晏几道难以忘怀的楼中人是谁吧?

    小晏早年风流浪漫,友人陈君龙、沈廉叔家有莲、鸿、蘋、云四歌妓,宴会则清歌娱客,小晏每作词,必授这几位歌女演唱。他的词大部分是为这些歌女而作。小莲是陈沈二家歌女中小晏最为眷恋的,在他的《小山词》中多次提到小莲。如《鹧鸪天》中“手燃香笺忆小莲,欲将遗恨倩谁传?归来独卧逍遥夜, 梦里相逢酩酊天。”、如《破阵子》中“写向红窗夜月前,凭谁寄小莲。”、如《愁倚阑令》中“浑似阿莲双枕畔,画屏中。”、如《木兰花》中“小莲未解论心素,狂似钿筝弦底柱。 脸边霞散酒初醒,眉上月残人欲去。 ”至情至性的小晏流美自然的把心事絮絮道来,语语皆真,字字皆切,一个能歌善舞,色艺双绝的女儿家令人惊艳心折的风情极能引发人的回味和想象,这让小晏难以忘怀的“西楼“中人应该就是小莲吧。

    其实小晏的为人有点像《红楼梦》里的宝玉,晏殊久居相位,小晏若是想仕途腾达,是有很多机会的。可是他生性恬淡,不愿与达官贵人来往,反而对几个歌女寄予爱赏和同情。他的词作也多是为她们而写。《小山词》虽艺术境界较高,但在北宋那样一个程颢、朱熹之流横行的时代,这种表现儿女情长的“靡靡之音”,竟然能幸免被烧掉而流传至今,全在两个字:“情真”!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完全可以推出一个“小山节”来PK西方的“情人节”!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