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人结绳以记事,我用文字记流年。

 
 
 

日志

 
 

长相忆  

2011-07-06 23:03:57|  分类: 雨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岸风活动“六月回首在童年”

   

    又逢六一,不禁感慨,那被枫叶染黄的旧事,那夹杂在琴声中的过去,那些人,那些事,都已在时光的流转中渐行渐远。昔日的声音,昔日的容颜,昔日的往事,如一张张发黄的旧照片,已然装订成册。

    随手翻开一页,重温那桥,那河,依然是那么的甜蜜,心一次又一次的柔软......

    其实童年的那桥,那河早已不复存在,但它却始终在我的心中流淌,在我的梦中出现。被那样一份浓浓的亲情包围着,心头不时地会掠过一丝暖意,以至于面对人生的种种不如意,都能淡然处之。

    犹记得, 每天早上太爷爷都会坐在河边的大树下喝茶抽烟。等我走过去的时候,他通常都会在地上放上五分或一毛的钱,故意让我捡到,等我捡到钱高兴得又叫又跳的时候,太爷爷也会哈哈大笑,就连站在他旁边的那只“胡子鸡”也会咯咯地叫个不停。这只“胡子鸡”原本是太爷爷从河里捞起来的一只快淹死的小鸡,救活了以后就一直养着。别人家的鸡养个一两年也就杀来吃了,可这只鸡太爷爷养了好多年都没有杀。隔壁的邻居开玩笑说:“养了这么多年,都长胡子了。”以后大家就都管它叫“胡子鸡”。说来也怪,这只“胡子鸡”敢情是比别的鸡痴长几岁的缘故,甚是懂事,跟它的救命恩人简直是形影不离。太爷爷每天都要去桥头散步,这时候,“胡子鸡”总是慢吞吞的跟在后面,直到太爷爷回来为止,像个保镖一般。后来“胡子鸡”寿终正寝了,太爷爷就把它埋在河边的大树下,想来太爷爷对“胡子鸡”也是有了感情的。


    到了下午,舅舅就会拿出一个洗澡的大木盆放在河里,然后让我坐在木盆里玩。那是我最高兴的时候,用手在河里拼命的拨水,木盆有时还会慢慢地往前漂,我快乐得就像河里游来游去的小鱼。但是每当外婆看到这一幕,就会拼命地阻止,说这样太危险了,不可以再到河里去玩了。这时,淘气的我就越发淘气了,会做一些让外婆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把太爷爷床头瓦罐里的糕啊,蜜枣啊,还有柿饼什么的全偷出来,然后让附近的小朋友排队来领。又或者拿阿姨擦皮鞋用的鞋油挤在外婆烧菜用的葱的管子里,等到外婆拿起来的时候,就会沾上一手的黑鞋油,外婆终于还是拗不过我,就又让我到河里去玩了。

    吃过晚饭,我就开始串门了,那时的邻居都是不关门的。让我最难忘的一次就是在隔壁阿婆家玩,天黑以后,听到父亲在外面喊我,我故意躲起来不出声。突然听到“噗通”一声,其实是河对岸刚好有人从窗口往外倒水,但父亲以为是我掉河里了,一头扎进了河里。这下可把隔壁的阿婆给吓坏了,赶紧把我从她家拉出来,直着嗓门在岸边喊。这时的父亲已在河里游了一圈上来了,看着父亲一身的湿衣服还在往下滴水,我后悔极了,虽然父亲并没有骂我。
     。。。。。。。。。。。。。。。。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