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人结绳以记事,我用文字记流年。

 
 
 

日志

 
 

读柳永《鹤冲天》随笔  

2011-07-01 21:55:58|  分类: 雨儿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鹤冲天》
  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去便,争不恣游狂荡?
  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在落第之后作了这首故作豁达的“牢骚言”,虽然逞了一时的痛快,却为以后的科举生涯留下了灾难性的后果。这首词广泛地流传,竟传到了宋仁宗的耳中,宋仁宗一向颇好雅词,原本就视柳永的词俗鄙,这次更是生气。在下一次的科举考试中,柳永原本榜上有名,但宋仁宗临轩放榜时想起柳永这首词中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就说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就这样黜落了他,于是柳永从此便中举无望。此后柳永便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而长期地流连于坊曲之间,花柳丛中寻找生活的方向、精神的寄托。 到了晚年,他用另一个名字参加科举考试,才得以中举,然后做了一个小官,失意终生。

    忍不住浮想联翩,如果他当时能够不那么率真,即使心里有一千个不满,一万堆牢骚。只要他把脸一抹,把真实的想法藏起来,拿出一个备用的面具戴上,写上一篇感谢圣恩,感谢有这一番磨砺,自当更加努力,准备下一次的科举考试。那么他的人生或许就改写了,也许历史也会改写,那么我手里拿的这本书或者也要改写了。不知道现在让柳三变占着位置的那几页会换谁的呢。。。。。。

 

    回过神来,发现这书还是翻在这一页,还是柳永填的这《鹤冲天》,不禁好笑。原来一页书可以看两小时,我还真够节约的。都是三变同志惹出来的,我看他虽名为三变,其实一变都不会变.好在我们现实生活中这样率真之人已经没有了,大家都很会保护自己,一切都尽在掌握中,岂止三变,连六变九变十八变都不在话下。

    N年后,当后人读起我们这个年代的学者文人们留下的墨宝时将不会有我读《鹤冲天》时这样的心情了吧?那么,是幸还是不幸呢?

 

 

 读柳永《鹤冲天》随笔 - 高山流水 - 空谷回荡知音曲
 
如烟往事,何必回头望?
多少落花去,情难向。
醒来人已远,轻歌舫,欢离场。
暖意流年葬。
恨云几处,旧梦夜游街巷。
曾经笑语风吹散,伤魂和泪淌。
如相忘,一曲芦花荡。
独自唱,孤琴孑影暗,行鲁莽。
真能三变 ,得来地天宽广。

 

 读柳永《鹤冲天》随笔 - 高山流水 - 空谷回荡知音曲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